书可下酒。

应该是我吧

【凯歌】 梦一场

这两天总是在听凯凯的那首《梦一场》,脑子安静不下来。不希望像那首不知名的小诗,每次醒来,你都不在。更希望是朱生豪的那句,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希望他们一切都好。


有些梦境以假乱真,有些梦境虚实难辨。

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几人知?

 

胡歌向来浅眠,要么是睡不着,要么睡着了在梦里被一些真真假假的东西环绕,他说他觉得自己前世应该是个军人,总感觉手里握着一把枪,但是终究是梦,不过潜意识作祟而已,没有人会深究,因为那些前世今生的答案无从得知。那些在黑暗里的梦境也是黑暗的,醒过来的胡歌常常觉得那些梦境浓稠的压抑在自己心上纠缠使自己分不开虚假与现实,就像不拍戏时候在家撸猫的胡歌分不清白天和黑夜,深蓝色的不透光的窗帘紧紧闭拢,胡歌在这个被自己密封起来的空间里看书看剧本吃饭睡觉,还有照顾那五只猫,他说他统一叫它们胖子,他说如果猫会说话的话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应该是,你太无聊啦,你去死吧,有些夸张的上扬的语气。

 

直到胡歌和另外一只猫彻底建立起稳定的关系,睡眠质量才得以提高。懂得的人呢说是理想照进现实,铲屎官胡歌有了一只可以陪他走到底的猫,虽然一直是那只大猫更照顾胡·铲屎官·歌多一点;不懂得的人呢说这是一种病,他们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指明一种由于孤独寂寞与某些渴求引起的某种有违常理的病,他们是不管当事人胡歌和王凯的感受的,尽管胡歌和王凯的事并没有太多的人知道。

 

 

但是管他呢。过了而立之年好几年的胡歌才不管别人呢,那不,古人还说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呢。

 

 

没有太多人知道,究竟另一个武汉人袁弘是知道的。胡歌从来没打算瞒他,而且对于胡歌来说,王凯多好呀,当然自己最好的哥们儿也应该知道王凯有多好。于是袁弘夫妇在某颁奖典礼上说的胡歌不管你带谁来,我们俩都替你高兴,坐在台下的王凯心领神会,心中有些动容,好歹这也是算受到娘家人之一的认可吧。

 

 

然而胡歌最近又开始做些奇奇怪怪的梦。在美国的单身公寓里做那些梦。虽然在国内与王凯也是聚少离多,但在国外究竟又是不一样些,远渡重洋,隔得似乎真的有点远。那些梦境不再是浓稠的黑暗的,有时甚至带点愉悦的,与远在国内的王凯有关。

 

然而在过了悄悄回国探望过生病的王凯回到美国有点长的一段时间后,害了严重相思病又被“扑捉胡歌小分队”搞得精疲力尽的胡歌躺在自己单身公寓的沙发睡过去了,没有王凯没有精神没有力气没有乐趣落地窗外的光景一点也不吸引人。

 

胡歌梦到自己在跟王凯视频,那头的人并不看他也不讲话只是死死盯住他眼角的伤痕,胡歌感到有点慌乱,他不知道王凯在想什么,王凯少有的沉默也会让胡歌猜不出来他在想什么,比如现在。于是胡歌也去看自己眼睛上那道伤疤,想着如果没有了这道伤疤,就像小殊没有了那颗痣,王凯还认得出自己吗。然后胡歌看着自己眼角的伤疤居然开始慢慢淡化,视频那头的王凯似乎越来越模糊,然后一个恍惚,胡歌看到了是十一年的自己,2006年的自己,那个意气风发年少得志就像琅琊榜里那个金陵城里最明亮的少年,不对,胡歌意识到自己是变成了当年发生事故差点毁了他一生的胡歌,然后胡歌想,那现在怎么办,提前好几年去找到凯哥吗,然后告诉大家这是我的王凯吗?那当下的人应该觉得自己很荒谬吧,胡歌当然是爱着王凯的,可是貌似十一年前的胡歌是有一个各方面都不错的女朋友,胡歌感到有点头痛。

 

 

梦境是没有逻辑的,比如上一秒还在苦恼怎么办的的胡歌,下一秒却又换成了自己在跟袁弘道别的时候,是2006年8月29日的中午,两人在一起吃饭。胡歌心里很没底,如果今天要按照过去的轨迹来走的话,今晚等待他的将是一场盛大的生离死别,是差点压垮了胡歌的一场很长时间内胡歌自己无法释怀的事故。

 

“诶,老袁,我跟你说啊,这个人有祸夕旦福,我,我不管出什么事了你都不要太在意啊,你相信我,都没事。”胡歌看着袁弘的脸色十分不好,想着本来是想打个预防针结果吓着别人了,于是拍他的肩膀。

 

“没事我说着玩儿呢你不要想···”

 

“老胡,今天晚上你不能坐车去上海,反正不管怎么样,你都不能走,明天再走也不迟的,有些原因我不能说,但是你今天不能离开这里。”

 

得。胡歌反应过来了,自己变成了十一年前的胡歌,想来袁弘也是带着那十一年的回忆了。胡歌觉得自己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袁弘肯定不会让自己涉险,可是没有那场车祸,还会有梅长苏吗,还会有王凯吗,还会有那些胡歌觉得最珍贵的日子吗。可是如果自己一意孤行,那那个无辜离开的那个女孩子呢?

 

“老袁,你知道,王凯在十一年后等我,我没办法我不敢赌”

 

“那我管不着,十一年后我看着你冒天下之大不韪,本来他也很好,你开心就好,因为你已经开心得很少了,可是现在,既然可以改变,我不允许你···”袁弘的眼眶已经开始泛红,袁弘不能看着自己最好的朋友去犯那个傻。

 

“你也说了他很好,”胡歌的声音已经有些低哑,但又强忍着一切情绪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就是梅长苏了,他没办法不回到萧景琰的身边去,哪怕他们之间隔着千山万水,哪怕他们之间七万阴魂,他也得回去,有他的地方才该有他。“我不准你改变胡歌的人生,这一切都是该胡歌承受的,他得到这么多,凭什么不付出点什么代价。”胡歌没有说他不准别人改变他已经拥有王凯的人生,不管前路多少坎坷,他都要义无反顾的走下去,哪怕他现在回不到王凯身边,那他也愿意等,等几年后的那场相遇,等他们一起合作,等王凯再一次爱上胡歌。

 

在梦里胡歌还是上了那辆车,只是与那位事故后已不在的助理换了位置,胡歌不想赌,但是本质上胡歌还是做了赌徒,小姑娘的命他要救,王凯他也要,大不了一死后一了百了。

 

然而历史之所以为历史,因为历史是板上钉钉的事,是无法改写的。

 

胡歌从梦中醒过来了,四肢疲累。

 

胡歌想,还好是醒过来了。哪怕王凯有点远,至少是实实在在的。

 

胡歌的朋友圈更新了。

 

“选择  本质上是豪赌  豪赌本质上是贪婪  得到和得不到  回来和回不来  一场未知  还是梦一场 ”

 

 

刷新了朋友圈的门外的王凯敲门力度又加大了些,换来顶着一头乱毛来开门的胡歌的一个紧紧的拥抱,王凯想着机票钱还是值的。

 

“歌歌,盒盒盒盒盒,你让我进去放行李。”进门放好行李的王凯拉开胡歌的冰箱看到所剩无几的食材,“胡老板,你这怎么够我在这长期抗战呀。”

 

王凯走到沙发边上踢了了看起来还没清醒的完全的胡歌一脚,“怎么啦”然后挪到胡歌身边,看着胡歌眼里的血丝,,估摸着这人又做噩梦了,“怎么啦又做什么梦了”语气放得更轻一点。

 

“凯哥,你说如果没有那场车祸我就遇不到你怎么办?”被胡歌这没头没脑的一问,王凯轻轻叹一口气拉过胡歌的手摩挲着,看来这梦是跟自己有关了。

 

“那不是很好吗,歌歌,你不必遭受那么严重的创伤,我也不必去想那样一段时间为什么不在你身边,但是我还是会找到你呀,因为不管怎样,你还是胡歌呀,我的歌歌。”

 

“可是我可能就不是最好的梅长苏了,萧景琰是不会爱上最好的梅长苏的,可是你是最好的萧景琰,更可能甚至没有那么一段经历,根本就不会找我演了,可是你还是会是萧景琰。”

 

 

可是你还是会是萧景琰,你会遇到另外一个不是胡歌的梅长苏。

 

“歌歌,我说过正是因为有了对的梅长苏才会有对的靖王,而只有你才是最好的梅长苏。不对,对于我来说,你只是胡歌,而梅长苏只是胡歌的一小部分而已,比如我很想吃一个苹果我也有一个苹果我很喜欢这个苹果,难道我会因为这个苹果少了一小半就不喜欢我的苹果了吗。”

 

已经清醒得差不多的胡歌正在腹诽这是什么鬼比喻时,王凯就凑到他脸旁,呼出的气让胡歌感到久违的鲜活,有点酥酥麻麻的。

 

“歌歌,我爱你,不管怎么样。”

 

梦里的他们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梦一场,梦一场。

 

还好醒来,你一直在。


评论(1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