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可下酒。

应该是我吧

学姐给的文在其他号上推过,我们公众号出了bug。
穿毛衣扯到耳钉,我出了bug。
摄影摄像课的作业做不好,我们出了bug。
ID学不好排版,我出了bug。
懒惰,是bug。
辅导员知道我周五下午没课老想找我去做苦力这是bug。
头痛是身体的bug。
听不完的讲座是学校的bug。
满篇都是bug,那么凯歌不发糖是谁的bug。

嗯。好的。棒棒哒。

鬼知道我哪里来的一种尘埃落定的感觉。

失了智。

为周凯大佬打电话!

我要把他关起来!!!

m9( `д´ )!!!!

开学了反而很闲。
想剪视频懒得找素材,想写东西又不知道写什么。
浮生六记看到一半又停下来。
我怕是有病。
有点想发疯。
间歇性发疯。

耽误我两个大宝贝喝酒什么鬼╮(︶﹏︶)╭

这些事都只让我想到一句。

靖王自有靖王的风骨。

朋友发给我告诉我同框了。

可怜见的这样同框。

今天路过停下来拍照。
一个阿姨就特热情特开心的过来问我美女要不要了解一下。
于是我就穿着我的小高跟高兴的迅速的跑开了。
我是个学生只喜欢胡歌了解不起保险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凯歌】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

七夕是不是该吃糖啊😄


每颗种子都有自己的命运。或是有人撒下它悉心照料,得以神的眷顾,一生只在一处,有遮风避雨的地方,安稳踏实。或是被国王炒熟拿去忽悠小孩子让他们种出最美丽的花儿来,一生还未开始便已结束,他结不出果,开不出花,甚至无法存活。或是随着风出走,江山湖海,天地浩大,到了何处,便算归家。

胡歌如果是一粒种子,也许更似第三种,却又不独独是。他无处安歇,世界之大,没有土壤可以养活他。

胡歌还是个小年轻时,走过很多地方。也许也会在某个地方驻足一二,他以为他找到了同类,他们可以一起在土地里成长,一起开出最瑰丽最摄人的花,一起结出最与众不同不同凡响的果,然而最终都不了了之,一个又一个的恋人,胡歌不是没想过就此一生,但是不真实,不真实得太过头了 于是他不停地漂泊,有时也扪心自问,对待感情自己是否真的是否有点渣男潜质,可每次回想,每次交往似乎又确实是拿出了真心的,然而这真心中就几分孤独,是不是巴不得找个人站在旁边显示自己并不差也就不得而知了。

少年意气。总有用完的时候。

年少时所有的不安与焦虑都汇作一股凉水在胡歌心里慢慢流动。漫出来一些便又舍弃一些,不知不觉中又注入一些,仿佛反而在舍弃与注入的过程中得到了一种微妙的平衡,他开始在世人眼中变得稳重成熟,那个时候他还不是梅长苏,但是他就快遇到萧景琰。

是夜。
把他家的胖子们都丢出门外,关了灯的晚上,毫无睡意。把自己裹进前两天自己和王凯共同盖过的毯子里,空调温度调的还是很低,胡歌想要不要调高点呢,王凯在的话,肯定是要调到27度的。胡歌突然有点生气,哼,反正他又不在,哪里无端升起一种被三里屯居士支配的恐惧。翻了个身恨恨的想。

三里屯居士?王凯最喜欢的粉底的称呼,到底哪里好听啦?明明很神经好伐?还居士,不如叫表疯子大王了。虽然生日礼物里自己也掺和了一份。

胡歌觉得自己的才华真是犹如滔滔江水啊。表疯子首先非常完整得概括出了王凯爱表的的人物形象,疯子一词更是运用了夸张的修辞手法,将爱表人士王凯先生生动化具体化,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的形象简直在脑海中打转,几乎可以跃然于之上。而大王更是一语三关,一则点出人物的姓,二则符合人物形象,三则作为我胡歌的大猫可是又不胖,没法统一叫胖子,懒得取名儿,那就叫大王!霸气。

想到此处,胡歌在乌漆嘛黑的夜里点点头,算是对自己的想象划个句号,翻身起身开了床头的阅读灯,摸索着去厨房到了杯白水,本来想抽根烟的,明明两人都抽烟,也不知道王凯突然抽什么疯非得戒烟还得拉上自己一起,比如现在他就想拨个电话给王凯,骂一句你大爷的,大半夜的,没人陪老子,老子不起床抽烟干什么。

咦?还是被三里屯居士支配的恐惧啊。

胡歌干脆放弃偷偷抽根烟的想法,允诺了别人的事情就要做到这是还在胡歌小朋友时期就懂得的道理总不能越活越回去。要不倒杯红酒?胡歌从柜子里倒腾出一瓶红酒到了一口的量在杯子里,虽然就算喝多了也不能酒后乱性,胡歌可倒是想啊,就是那个能乱性的人在剧组扎着呢,这样不仅没乱性的机会喝醉了还没人照顾,心里苦啊,酒尝起来挺一般啊。上次上学带回来跟凯哥一起喝的时候,凯哥看起来挺兴奋的,虽然喝着喝着最后就滚到床上去了。

靠!合着让王凯兴奋的不是酒。

胡歌默默接收自己脑海中的所有想法,端起倒好的白水回到房间,拉开窗帘坐在落地窗前的地上。

望出去是万家灯火。一些灯亮着,一些灯熄了。不知道亮着的灯有没有等到归来的人,不知道熄了灯有没有安然的睡。

胡歌还是拿起手机,拍下这些光。点开微信里王凯kkw的对话框发送过去,顺带加了个猪头。

胡歌心里想王凯你个大傻子,只知道我拍的是这些灯,却不可能知道原来我也是这些灯中的一盏,我也是万家灯火中的一员,我明知你今晚不会回到上海,可是我还是在等。

手机的振动把胡歌的思绪拉回来。

“歌歌,你不知道你在我心里放了一盏灯。”

切。

“七夕怎么过?”

“还在吗,刚不还在望夫这会儿不会就睡着了吧?”

“歌歌”

王凯还是按捺不住拨了电话过来。

“老胡啊,七夕咱怎么个过法啊”

“和猫过”

“好像也是,你只能和猫过了,我的小可怜,剧组这两天的戏连的挺紧的,不能陪你了,不会想不开吧盒盒盒~”

盒个屁啊。

“笑你妹啊,说得我和你在一起前没过七夕一样。”

“是是是,诶,还有几十秒了,10.9.8……3.2.1”
“歌歌,我爱你。”
“……”


幼不幼稚。幼不幼稚。幼不幼稚。

还玩零点。

但是这方法还是让胡歌挺受用的。

“我也爱你,七夕快乐。”

“七夕快乐哈哈哈,今天拍得挺晚的,睡了啊,你也赶紧的,别想些乱七八糟的有的没的。”

王凯的声音似乎确实很疲惫了。

“晚安,哥。”
“那我挂了啊,睡吧睡吧,晚安。”

挂了电话胡歌接受了这一小半晚的思绪,脑子全是被居士支配的恐惧。胡歌想想,好吧,大爷我就勉强承认我那是想王凯了,不是偷偷摸摸,劳资那是正大光明的想自己的爱人。

什么时候呢?那股凉水现在慢慢全部变成了王凯。

不过胡歌对这个想法坦然接受。因为在王凯这里,第一次有了落地的感觉。

虽然他依旧四处奔波,可至少有一个地方王凯会像他现在想念王凯一样想念他,王凯的心是他最适合的土壤。并且那里空气清新,温度适宜,连风都是轻轻的,适宜居住。好吧,胡歌准备在这里定居了。

在朋友圈各种恩爱的狂风骤雨般的轰炸下,王凯发的一张构图很胡歌的灯火图,外加一颗❤简直是一股清流。

而胡歌似乎很配合的放了一盏灯上去。

为什么似乎呢?因为胡歌也没想过,王凯会送一盏灯给自己当情人节礼物,不应该是鲜花巧克力吗,虽然自己也不喜欢。王凯不是有很多表吗,干嘛不送表,哦,也对,王凯曾经很壕地说喜欢哪块就戴哪块,反正好多表都分布在胡歌家。

装灯的盒子的字条上写着:歌歌,哪里都是亮堂堂的。灯透出来的光像我的爱情,那么我在,你就知道天黑了只是灯关了,而灯一打开,就是天亮。

好吧,王凯,老子还真的是想你了。
七夕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