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可下酒。

应该是我吧

王凯先生有点烦

自给自足不给粮的日子真是寂寞如雪啊啊啊啊啊啊。





王凯先生最近有点烦。

 

王凯先生演艺事业蒸蒸日上,主演的电影《嫌疑人X的献身》以4亿票房跃居于国产悬疑类电影票房首位,微博之夜将微博影响力演员奖收入囊中。

 

但是两个月前也有点烦。

王凯先生越来越红。当然除开王凯先生是个吃货以后不能随便吃个烤串这种事情来说,王凯先生觉得在忙忙碌碌之余,还是会有点失落,并不擅长多愁善感的王凯先生在失落的时候还会想起另外一个人,一个从年少时候就失去了自己生活的人,除开自身对自由的渴求,还会泛起一点心疼,也就一会儿,都是三十好几的大老爷们儿,没什么特别好心疼的,王凯先生这样想,但是在空隙时候还是抑制不住的想念那个人,抑制不住地想念胡歌。

 

王凯先生说他病了,然后消失在大众的眼球中长达两个月之久。说王凯先生病得特别严重呢也不尽然,一开始也就是头痛流鼻涕咳嗽,总之是占尽了感冒所有的症状,但由于积攒已久的压力与得舍工作室某些方面需要小小整顿,于是王凯先生任性的宣布生病了需要休养,然后准备先回武汉老家看看父母接着回北京打算轰轰烈烈干场大事业的时候,王凯先生的病情貌似加重了。

王凯先生发高烧了。烧得没有精力去做规划的任何事,包括飞到美国的某个城市去看那个想念了接近两个月没见的人。

就在王凯先生与胡歌先生视频时迷迷糊糊睡过去后醒来的醒来的第二天中午,王凯先生在自己北京家里的厨房看到了胡歌,那个人穿着家居服系着围裙在熬粥,扔在沙发上的衣服还有着风尘仆仆的气息。

 

 

王凯半哑着叫了一句歌歌。

胡歌转过身来,然后他看到了那张他朝思暮想时下显得有些疲惫的脸。

 

胡歌没有说话,看起来似乎还有点生气。不是似乎,胡歌真的有点生气。胡歌绕过王凯先生端着自己精心熬制的最简单的白米粥走到餐桌旁坐下来,自顾自地开始就着王凯先生冰箱里拿出来的酱菜喝粥。王凯先生想着这最清淡的粥难道不是给自己这个病人喝的吗。站在厨房门口暗忖片刻后,似乎明白这小祖宗在较什么劲后,默默地去给自己盛了碗白米粥走到胡歌对面坐下,两个人自己喝自己的,不像是一般时候的重逢,倒有点赌气的意思。

 

一口两口三口四口后,王凯先生终于按捺不住对于胡歌手边的酱菜的渴望,筷子在伸过去的时候落了个空,胡歌挪开了那碗辣的酱菜。

 

“王凯,哪怕生着病你还真是吃货人设永不倒啊,这是辣的,你不心疼你那副嗓子粉丝还心疼呢呢。”

 

王凯先生心想其实你自己更心疼吧,“歌歌,我这个,对吧,这也不是什么大病,我之前确实只是小感冒嘛,你知道的啊,然后现在也没事啊,你看看昨晚我这不是吃了药嘛,你又在专心地摆弄的你的作业,我这不是就没抗住药效就睡过去了嘛,不是故意吓你的,我没骗你,身体倍儿棒。”

 

“哼”胡歌冷哼一声“你也真是心大,睡得这么死,本来你就病着,我叫不答应就看你躺在那里,鬼知道你是睡过去了还是昏过去了,那么晚了又有时差,打电话给胡苗也没人接,要不是下飞机后看到胡苗的微信我·······”

 

“好了歌歌。我没事,你看到了呀”王凯先生走过去抱住胡歌,把胡歌抱的紧紧地,箍的死死的,除了把人搂在怀里的真实感和心头那股升起的暖暖的力量,还有的感觉就是,

 

“歌歌,你好像胖了。”

 

空气中的温馨,空气中久别重逢的喜悦,空气中正缓缓升起的粉红色的泡泡都因为王凯先生的这句话而终止。

 

“王凯,你给我起开,我吃完了,你去洗碗。”

 

王凯先生的病睡一觉后好多了,另外一种病好像也得到的缓解。于是乐滋滋扒拉了几口白米粥就去洗碗了。

 

王凯先生有点庆幸,毕竟全世界那么多人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胡歌先生这个坏学生请了假丢下学业偷偷回国看男朋友。

 

王凯先生和胡歌先生的日常其实也没什么多大的乐趣。大多时候王凯先生当个网瘾少年在微博窥会儿屏,胡歌拿着本莫名其妙的书读,王凯先生认为莫名奇妙的书,其中还有王凯先生在《欢乐颂》里提及的那本,王凯先生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但有良好的学习习惯的王凯先生偶尔也看。或者两个人找部片子一起看,老片子,新片子,大制作小制作什么题材都看。

 

于是生病的王凯先生和和逃学的胡歌同学就拉起窗帘窝在自家的沙发上开始重看《春光乍泄》。这部片子两个人倒也都看过,只是并没有一起看过。在片尾曲响起时,王凯转头看隐匿在忽明忽暗光影里的胡歌,神色严肃,看起来还沉浸在电影的结局里仿佛思绪又已经飘了很远很远。

 

“歌歌”王凯先生揽过胡歌的肩膀,凑到胡歌耳边,“你永远不必想‘不如我们由头来过’这句话多久对于我来说是否也同样有效用,或者多少次后会失效,你不是何宝荣,我也不是黎耀辉,只要你想,你随时可以离开,或者你随时可以回来,只要你感觉你是自由的,是快乐的,”

 

“王凯你···”

 

“歌歌你听我讲完,人是有后悔的权利的”病还没有好得完全的王凯声音低哑地让胡歌心疼的同时又觉得无比撩人“我给你选择的权利,你在这也好,不在也好,但是你是我认定的人,作为王凯认定的终身伴侣,你想要什么都不过分。”

 

“王凯,”胡歌的声音有点闷闷的,甚至有点哭腔,“这时候你是不是该拿出点什么其他的东西啊,比如戒指啊什么的,不然我觉得我答应了我觉得有点亏。”其实胡歌同学也不是觉得自己特别的亏,只是自己心疼这个已经认定的人很爱他的这个人事事考虑他的感受,而且胡歌同学有点小气的想,有了戒指承诺才算落到了实处嘛。

 

“戒指还没买,不过·······”不过王凯先生可以先给胡歌同学一个吻,一个很长的吻。或者一起度过一个晚上,一个很美妙的晚上。

 

有点轻微感冒的胡歌同学回美国读书了,当然身体底子不错的胡歌同学没过多久就痊愈了。

胡歌同学又放暑假回国打暑假工了。

王凯先生微博之夜露面了。

 

王凯看到很多网上胡歌同学的采访,其中一篇说胡歌状态看起来极差的报道,下面的评论五花八门,有说心疼的,有说怕他得抑郁的。王凯先生想,戏真多啊,他家的那么大的一个宝贝真的只是在国外放松久了回国连轴转累了而已。

 

和胡歌同学感情稳稳定定,事业也是红红火火。

王凯先生还是有点烦。

因为胡歌先生说的那个戒指,王凯先生还在想到底要买什么样的呢。


评论(13)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