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可下酒。

应该是我吧

【凯歌】这就很好。

致力于编故事啊。编的编的。老王妹妹名字是百度告诉我的。



全国都是高温,每天接近40度的温度搞得人心烦意乱,仿佛有树的地方就有夏蝉,有夏蝉的地方又有心烦。

 

那种嗡——

嗡——

 

恨不得把那些叫个不停的蝉揪下来扔到地上,然后躲到有空调的房间里大吃特吃几根冰棍。

夏天拍古装戏最是痛苦,男男女女的演员们裹得紧紧实实然后全情投入到剧本中,进入一段别人的人生探求一些想展现给观众的东西,入戏的演员从此可能脑海多了些别人的爱情别人的故事,这无可厚非,毕竟这是演员的本职。

 

但是王凯是个好演员,入戏快出戏也快,而他的角色之所以打动人,是因为当他是那个角色时完全不把自己当王凯。虽然有那么两部戏,目光中克制不住的夹带了私货,王凯有时候回想起来,还感慨幸好和胡歌合作的两部戏角色本身都有深厚浓重的情谊,如果演个不共戴天的仇人,还真是有点难度。

 

 

三国无双的剧组关系还还处在进阶阶段,毕竟大家四面八方汇聚,想要熟悉还是需要一点时间。天气的闷热有时使大家都有点急躁,忘词或是情绪达不到导演在现场发火也是在所难免。但是在王凯却在这样的环境中显得异常高兴,甚至有些雀跃,除开文绉绉的台词外,号称中国笑点最低的男演员的“盒盒盒盒盒”充斥在剧组的角落。今天王凯的戏份也是格外顺利,收工以后十几分钟导演想着找王凯再商量商量有些大戏的发挥与情绪的沉淀,一眨眼却连王·盒盒盒·凯先生的影子都没看到,卸妆卸的这么快??

 

 

卸妆当然很快。去了复杂的头套和衣服,换了件清爽的t恤和短裤急急忙忙就要回自己的住处,这不是佳人有约吗,谁还管的着吹的风是热的冷的,谁管他蝉是不是还在无休止的鸣叫。

 

明明知道有个人在,回到房间门口看见里面透出来的灯光,王凯心里还是升起一股巨大的满足,一个在外工作了一天回到家时发现有人留了灯等他,无论是在哪一段历史中都是令人感动的,足以是一颗心柔软起来。如果恰好那个人是此生挚爱的话,心里可能只剩下生活怎么他妈的这么美好这样一个念头。

 

 

胡歌听到开门的声音也只是问了一句“回来啦”,但是王凯走进房间看到他的时候突然知觉都回来了,如果说刚才他感受不到热的话,他走进来的时候却感觉到有点冷,倒不是说在见到爱人前王凯是个不知冷热的傻子,只是房间内的冷气实在开得太足。胡歌一个人时总是这样,比如现在也是把温度调到很低,自己裹着厚被子在床上拿着本毛姆的《月亮与六便士》看的起劲。胡歌就带了个背包,生活必需品和他的书和相机,就扔在进门就可以看到的沙发上,而对于衣物这种东西,胡歌向来是不用操心的,反正他哥可臭美衣服可多,随便扒拉件穿穿就行啦。

 

“那本书你不是看过了吗,你现在最应该看的是我难道不是吗?”

胡歌取下鼻梁上架的黑框眼镜看王凯冲自己挑了挑眉,往自己这边走过来。突然觉得这个人跟赵启平确实都一样,一样好看,一样站在那里就让人心跳有点加速。

 

王凯坐到床边跟胡歌交换了一个吻。吻当然是甜蜜的,是难舍难分的。

 

但是我们小胡老师毕竟是一个有洁癖的处女座,接完吻并没有什么“不看书了你最好看”的情话。

 

“王凯,我觉得你该先去洗澡。”

“……”

“还有,你脸上的黑粉是留着回来让我赞美还是让我觉得其实你不黑,因为曹操比你更黑。”胡歌的眼睛眨巴眨巴,有点像明台撒娇的样子。

“去你的”王凯挂着那张笑脸拿起睡衣走进浴室。

 

等王凯收拾完一身的臭汗和满脸的黑粉出来时,胡歌已经在桌前开着餐盒,看起来像是自己带过来的。

“歌歌”

“我觉着你很有贤妻良母的潜质”

“……”

胡歌扫了王凯一眼,难得的没说什么。

“王凯先生,上了一天戏你就不想先吃饭吗 ”

王凯看着胡歌摆上来热干面周黑鸭红烧肉啤酒鸭虾球甚至还有排骨藕汤,就差眼睛没放光了,赶紧坐到桌边举起筷子。

“苏先生这是特意来改善本王的伙食的吗”

“那苏某准备的这些菜殿下可还满意?”

“满意满意,老胡你怎么在这边搞到这些菜的”夹了一筷子虾球放到嘴里“而且这味道这手艺简直堪比我妈”

“……”胡歌翻了一个白眼,虽然王凯不知道胡歌这个白眼是为了什么,却话锋一转说起另外一件事。

“前几天有位王小姐打了电话给我”

“切”王凯突然一脸鄙视又不屑的样子,“这都两三年了她还打电话给你做什么,上次还给阿姨织了毛衣,这次是又给叔叔买了酒还是什么”王凯居然开始碎碎念“我的岳父岳母哪里轮的到别人孝敬,哎老胡你说她也不是什么大美女吧,你怎么会喜欢她呢,不对啊,就算是她是顶级的大美女你也不会喜欢她不是对吧,这费得是什么劲儿啊”

 

胡歌终于忍不住伸腿踢了王凯一脚咬牙切齿地问“你以为是哪位王小姐”并且皱了皱眉。

“就那个那个叫什么来着,特没眼力劲儿那个,追了你好久那个”

 

“至于嘛你,虽然那时候我们还没确定关系,可是我拒绝得很干脆,切,不知道你在吃哪门子陈年老醋,我没事联系她干嘛,吃饱了撑的啊”看胡歌已经放下了筷子,王凯忙夹了块啤酒鸭送到他嘴边,胡歌看起来很不情愿得吃下去。

“哦哦,那是小翎给你打电话了?怎么啦,有什么事吗?”

“哟,不错嘛,凯哥你还记得自己姓王呀,还记得有个妹妹呀。”胡歌的语气有点讽刺。

王凯听了也没生气。胡歌接着一句“再说了你妹怎么就不能给我打电话,不叫嫂子也是要叫声哥的”倒是把王凯逗乐了。胡歌把自己的妹妹当妹妹说到底是对自己的另一种表现形式的认定,这让王凯很受用。

 

“歌歌”

“干嘛,突然这么叫这么深情干嘛,王凯你别拿你那双男女老少都受不了的眼睛看着我啊,本来就是你有错”

“是,我有错,我不该以小人之心度你这个君子之腹,不过歌歌,有句话我还是得告诉你,”

“什么”王凯伸手抱住胡歌,在他脖子处蹭了蹭,嘴里呼出的热气让胡歌脸上有点发烫,原本已经被王凯调到最舒适温度的空调仿佛不再制冷,再然后王凯的低音炮音质的嗓音又刻意压低两分在胡歌耳边轻轻说着句什么,画面一度有些旖旎起来,可是在王凯说完话以后胡歌立刻马上毅然决然地推开了王凯。

 

什么?你问王凯说了什么?

 

“歌歌,其实叫嫂子也行的。”

 

“叫你妹啊!”

 

“盒盒盒,歌歌你居然还会脸红,哎呀不说你了,小翎打电话给你没什么事吧,盒盒盒……”

 

“不准笑,你怎么这么招人厌,还不都是你,阿姨想着你要过生日了,又一个人在剧组,以为我在放假,所以叫小翎打电话给我问我最近是不是要来找你,让我回武汉吃个饭顺便当个跑腿的给你带这些好吃的来算提前给你过个生日。”

“那你飞回来来啦?我说味道怎么这么熟悉呢,辛苦你啦,也辛苦我妈了。”

“那当然要回来,阿姨叫我回家吃饭我当然要去。”

 

“歌歌,我突然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怎么办。”王凯突然挤出这么一句话。

 

“你会一直这么幸福的。”王凯突然间觉得这句话好像比台上或是剧本里能说会道的胡歌说过的任何一句话都要动听,因为胡歌知道,这些幸福里通通有他。

“当然前提是今晚你要洗碗哈哈哈。”

 

胡歌一边抓了个苹果啃一边看着王凯刷碗。

“明天我得飞回美国了,走了好几天了都。”

“回吧回吧,反正我这天天拍戏排得也满。”

“凯哥,可是我想跟你一起过生日。”胡歌的刘海稍微长点放下来就是少年气满满的模样,加上听起来有点委屈的声音最让王凯招架不住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嘛,反正你在不在都一样,一样的在我心里对吧。”

“大不了下个月你过生日我去看你,你哥我言出必行。”

胡歌得逞后露出一张狡黠的笑脸,“那凯哥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臭美这么败家好不好,你看你快把EA都搬回家了,还有那个那个你控制一下行不行,你又不是蜈蚣,买那么多手表干嘛,你自己都买了搞得我很尴尬你知不知道,生日礼物我都不知道送什么了,再这样下去我怕你也给我买不起礼物了。”

“得了吧,去你的,我生日呢你送你自己就行,至于你生日我就慷慨的送我的一辈子给你啦。歌歌,你有点有点常识,蜈蚣那是手吗,那是脚带不了表。”

“切切切,快洗完睡觉。”

 

反正哪怕有分离,也总是会相聚。一个人不是完全为了另一个人而活,这很好。

王凯胡歌是对方的,这就很好。


评论(1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