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可下酒。

应该是我吧

【凯歌】 牙痛

我表示这只是个不负责任的脑洞。

吃货王凯最近牙龈肿痛。

不过这难道要怪四川火锅长沙小龙虾武汉爆辣的鸭脖子吗?(虽然都是在一个城市吃的)

各地方的美食吃了上火可没让你王凯吃那么多,美食们表示这锅我们不背。

窗外难得有星星,从落地窗望出去,点缀着星子的巨大的天幕被林立的楼房遮挡得剩下一窗夜景,但眼睛所即之处,便是浩瀚无垠了,胡歌仿佛看见有几颗小星星冲自己眨巴了两下眼。夏夜最引人愁思,开了空调有点凉风,温度若是适宜也最让心旷神怡。胡歌坐在北京某三里屯居士家阳台的两张躺椅之一上,身旁打开的小音响缓缓淌出朴树有些清冽听起来像自言自语的吟唱。暖黄的灯光打到捧着从居士书房里扒拉出来的《空谷幽兰》的胡歌脸上,任谁看了,也便觉得这是一副宁静的不该被人打扰的画,美得甚至别致。

王凯洗完澡穿个睡袍出来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很美,景色很美,驼羊(羊驼)很美,他们俩最美。王凯冷不丁地想起那时候搪塞记者的一个答案。其实不管在哪里,因为胡歌很美,所以周遭才像王凯说的,都很美,而这些美仿佛都是从那个人身上滋生出来的,他若是不在的话,仿佛天下美景也没什么意趣。

胡歌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翻着书,王凯想虽然这幅画面很美,但是自己还是得过去,他想我过去总不至于破坏美感的,毕竟我颜值还是很高的,只有锦上添花的份嘛。

王凯走过去刚刚坐下,看到椅子边上的消炎药和和玻璃杯里的温水。还有菊花泡出来的的带点淡淡黄色的茶水。王凯忽然想起一些很酸的句子,比如真想时光就停在这里,比如想把一个人的模样刻进骨子里,再比如,再比如王凯自己想这个人是我的,嘴角不自觉有了个挡不住的弧度。

“诶,老胡,你别看那本书了,它就是讲的美国一汉学家在终南山寻隐的事儿,没什么好看的,你看我是不是比那本书好看点。”王凯甩了拖鞋伸脚踢了踢胡歌,顺便眨巴眨巴了圆圆的眼睛,像对胡歌眨巴眼睛的那两颗小星星。

胡歌并不抬眼看他,又翻了一页。

“怎么,你牙不痛了呀”

“痛呀,怎么不痛,你看我脸都肿起来像半个包子了,盒盒盒……”笑到一半王凯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右脸,胡歌确实没get到王凯的笑点。

“切,那你还不吃药,你可别说你没看到,王凯,除了有些近视我记得你可不瞎。”胡歌终于认命的放下手中的书坐起来,拆了阿司匹林的包装,塞了两粒到王凯手里。眼看着王凯吞了下去,又躺回去拿起手边的书继续读起来。

“歌歌呀,人都说大隐隐于市对吧,也不是非得去终南山那样的地方是吧,说不定他并没有真正最真实的隐士嘞。”

“心远地自偏嘛,他找到的固然可能不是最真实的隐士,但他到底是在中国发现了一些传统的东西,那也不错呀,这样至少也让其他人知道我们确实有陶渊明那样的存在,挺好的。”

“那你想当个隐士吗?或者说等年龄再长一点想隐居下来。”

“嗯。”捧着书的胡歌点了点头。“还不错啊,虽然我做不到带月荷锄归吧,能悠然见南山也还不错。”胡歌手中的书仿佛生了根似的,怎么也不放下。

“那我们……”王凯刚想作声却被胡歌打断。

“其实那样的日子真的挺不错的,闲下来可以看看书写点东西,当然还要带上我的猫,他们可以陪我说话陪我吃饭陪我睡觉。”

“哦,这样啊,那我先去睡了。”

“凯哥你就睡了啊,今天的夜色可是很美啊。”

王凯看起来好像突然有点失落。

胡歌放下手边的书,拉着要起身的王凯。窗外的星星仿佛越来越亮。

“凯哥,你看起来有点不开心。”

“没有呀,我只是牙疼的厉害,想先睡了。”

在王凯脸色分外不好的情况下,胡歌的脸上却带了些笑意,甚至有点得意。

王凯还是没起身进房间,因为胡歌坐到王凯的椅子上把他拉的紧紧的。

“凯哥”他叫凯哥叫得分外乖巧。

“你说狮子也算猫吧,我记得学生物的时候老师说它是属于猫科动物的。”

“狮子当然是猫科动物啦,你突然问这个做什么?”

“那我就没说错话呀,我要带上我的猫们,一共六只猫,凯哥你干嘛一副我欠了你钱的样子,还是你这是大猫不满意我这个铲屎官嫌我无聊了。”

“……”王凯的眼睛明亮起来。原来在这个人最长远的未来中的画面一直都有自己的。

“严格意义上来说你可是我最喜欢的猫了,不仅能陪我说话吃睡觉,还是几只猫里最好养的,虽然你比起他们食量大了点。”

“老胡,你确定是你多养了一只猫,不是我养了你这只猫,连带着多了几只猫?”

“那也行吧,随便吧,都是我们的”

“我觉得刚刚的药有点苦。”

“啊,不是吧,你几岁的人了还怕苦。那个牙龈肿的那么高,不吃药怎么……”正在鄙视王凯的胡歌好像被一只猫吻了。

夜色很美。所谓良辰美景,不过就是你和我在一起,我知道你爱我,面对你我能有足够的安全感,让我知道未来真正可期。

但是当王凯和胡歌的这个吻发展到伸舌头的时候,王凯却不像往常去加深那个吻,而是推开了胡歌,马上捂住右脸揉啊揉。

“我靠,胡歌你伸舌头。”

胡歌已经得坐在躺椅上,指着王凯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王凯你真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别笑了,”王凯端起起手边的菊花茶喝了一小口,矮矮胖胖的玻璃杯透着几朵浮起来的菊花格外好看。

“凯哥,你多喝点,哈哈哈哈,那个清火,哎呦,不行了,哈哈哈”

“让你吃那么多辣的,不是还炫耀你长不胖吗,哈哈哈,你遭报应了吧。”

“歌歌,你说猫能陪你吃饭睡觉说话对吧。”王凯突然话锋一转。

“对啊,怎么啦。”胡歌脸上挂着的笑容还有被正在渐渐长长的头发看起来特别想让人亲近。

“那现在饭也吃了,话也说了,我们是不是该睡觉了。”

“……”

“你说呢,歌歌。”王凯很喜欢一遍又一遍的叫胡歌,仿佛这样确认下来歌歌跟外面的优雅得体滴水不漏脸上永远挂着很多黑粉的胡歌就不是一个人,是会耍点小脾气会逗人的王凯的歌歌。

“你不是牙痛吗。”

“那怎么啦,睡觉又用不着牙。走吧走吧,睡觉睡觉。”

虽然牙痛。但是看到你我就觉得十分欢喜了。

谁不会在一个巨大的自己很喜欢十分喜欢特别喜欢礼物面前忘记所有的烦恼呢。

次日胡歌醒来的时候,王凯正一只手肘撑着床侧卧看着他。

“歌歌,昨天我没说完的那句话你知道是什么吗。”

他其实知道他想说什么。但是早上有低音炮叫起床附带情话,何乐而不为呢。

胡歌伸手揉揉还有点睁不开的眼睛,看向身旁的爱人。

“我昨天想说,那我们老了也找个不管远不远离城市只要住着舒服的地方长长久久地住下去。”

“还有一句话是今早想说的,想看着你抱着你而不是隔着电话歌手屏幕说的,”

“歌歌,我爱你。早安。”王凯吻了胡歌的额头。

那么一瞬间胡歌心里起了少有的贪欲。他想每天早晨醒过来都看到王凯,他想每天早晨醒过来都能听到他的呼吸,他想每天王凯都能对他说早安歌歌,他想每天都看得到也摸得着这个真真实实的爱人。

“早安,我也爱你。”

地球是绕着太阳转的,大海是会潮涨潮落的,苹果熟了是可以吃的。

这些就像王凯和胡歌是会一直相爱的是一个道理。

评论(8)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