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可下酒。

应该是我吧

【凯歌】 回家

就喜欢看凯凯和歌歌发糖。




回家。回的哪里,哪里称之为家。

 

小时候,有父母在的地方是家,在家里不用对任何人设防,无论怎样都会被原谅。

后来少年时期,家中父母开始有点不可理喻,喜欢强加很多东西在少年瘦弱的肩膀上,压得肩膀连带着心有时都有些酸痛。

后来一个人生活,家只是一个歇脚的地方。或许精心装置,也是少了些许意思,谁不希望回家时被家里人留了灯做了饭开着电视等待。

 

胡歌不常回家。因为他忙得天昏地乱忙得马不停蹄,忙得连自己的生活都没有了。但是他很想回家,尽管他知道王凯不会次次都在那个地方等他,大家都忙,也没谁有资格去指责谁,但是更多的是一种谅解,都在一个圈子里,光鲜背后的生活谁都心知肚明。

 

 

胡歌在美国边工作边找了点自己的生活乐趣,也有可能是已经有足够的话语权,所以接到的工作也比较符合胡歌的心意,有时候工作权当是完了,心里究竟多了些安慰,一切都还不错,除了王凯不在。

工作也有乐趣,可是明显远方的王凯使胡歌更感兴趣。

在美国待了几近一周,工作一结束也就定了最早一班机票飞了北京。

 

提前报备好行程,对方对于不能去机场接机这件事深表遗憾和歉意就允诺在家做了饭等他。什么近乡情怯,那都是离别太久所产生出来的一种疏离感,是对于所谓故乡的一种怀疑,因为那些强加给这个地方厚重的情感而使自己感到压抑。

当然胡歌完全没有这种感觉,一是一个星期前才从这里离开,二是回家这件事因为有了王凯在而变得温暖有变得宁静,但在这些宁静之上荡着的那些涟漪使胡歌的心底有些雀跃。

 

 

回家。墨镜下的那张脸忍不住要笑出来,像琅琊榜伪装者宣传的那个时期,提到王凯就克制不住的那种粉丝们称为蜜汁微笑的笑容,胡歌想,那也没办法呀,不是说感冒和爱一个人是藏不住的吗,一个略有深意的微笑算什么呢?要是全天下的人都可以知道才好呢。

 

钥匙转动的声音在期待的人和被期待的人听来当然都是悦耳的。但是也有可能是王凯这种心大的,与其挂念的紧不如去吃点鸭脖子刷个剧让自己充实点的那种。

比如胡歌打开门,看到这幅安宁?温馨?温暖?平静?隽永?的景象时,都不是,胡歌脑子里只剩下了三个大写的字母,WTF!

 

没有大餐连个家常的炒茄子都没有,没有人冲过来抱住他对方连个眼神都没有,没有意料中的天雷勾地火连个吻都没有。

 

只有个穿着白T恤短裤坐在沙发上抱着西瓜一口一口往嘴里送的而且右边茶几上边放着一袋鸭脖子左边放着一堆鸭脖子的尸骨的一米八几的糙汉子好像在等他,无比惬意的在等他,电视里是胡歌很久以前的一个访谈。

 

“欸,老胡你回来啦”王凯终于有点身为别人爱人的自觉走过去接过胡歌的行李,“那个,我试了下做你喜欢的红烧鸭子,但是这个……”

“我知道嘛,特别不才对吧”走到厨房给自己倒水的胡歌认命的接上这一句某看人在一个采访被问到家里人做饭和自己做饭的时候说的那句话。

“要不点外卖,我知道有两家的饭特别好吃,你肯定也会觉得好吃,”把胡歌行李放回放假走出来的王凯补上一句。

 

得了吧,合着这两个月在家休息尽在家研究哪家外卖还吃了,胡歌心底给了个大大的白眼,好吧,其实是胡歌给了王凯一个大大的白眼。

 

“算了吧,在家随便炒个饭就吃了,”说着胡歌去打开冰箱“你这说要做好饭等我回来的人结果一粒饭都不给我留,你可真行啊王凯。”于是胡歌给了王凯第二个白眼后就准备去煮面。

 

“我这不是煮坏了嘛,哎呀,你去洗澡,去洗澡,我给你煮面去。”

 

等胡歌洗完澡换了干净的睡衣后,仿佛才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气息全部隔绝在家外面,回到了一个真正的家。这个没有沾染上任何外界气息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他和王凯的家。

闻到面的香味时他才后知后觉的觉得自己是真的饿了。

 

一人一碗面。最简单的面。撒了点辣椒。

 

胡歌扒拉着碗里的面,这才想起两个人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一起吃饭了,没有这样面对面的,都没有化妆没有抹黑粉没有抹发胶没有穿着那些正式的衣服现在就穿着拖鞋睡衣清清爽爽的坐在自己家的餐厅里吃饭。

“歌歌你吃慢点,前两天我去华哥那个明月几时有的路演了,电影不错,盒盒盒。”

“呦,三里屯居士,不宅在三里屯居然给别人站台去了。”

“哎呀,这不是去给你的基友们站台吗,那谁,反正除了你不在,在场的多多少少的都跟你有点关系”

胡歌一时语塞,那时候胡霍炒的超级火的时候谁也没想到后来会出现朝阳区醋王这号人物啊。

 

“歌歌,好像还有句话没对你说。”

“什么”

“欢迎回家”王凯站起来越过大半个桌子去亲胡歌的脸。明明是两个人之间最正常不过的互动,连嘴都没碰到,下一秒王凯却看到胡歌的脸居然有点红了。

 

“干嘛呀,老胡,这是我的魅力值提升了吗”

“那倒不是”胡歌摇摇头,

“只是……凯哥,回家很高兴。”胡歌笑了笑。

 

只是王凯,回家看到你很高兴,吃到你做的面很高兴,你亲我的脸很高兴,你欢迎我回家很高兴。

 

“歌歌,你吃完了就先去洗漱,飞来飞去的肯定累死了,你先睡。”

 

王凯洗完碗洗完澡洗漱完回到房间的时候,胡歌正倚在床头翻一本弗洛伊德的书,胡歌架了个黑框眼镜,在胡歌添置来的台灯暖黄的灯光看起来很个涉世未深的少年。王凯从床的另一边上床,充当了半小时网瘾少年后,王凯发现凯歌的超级话题居然被开通了,很开心的狮子挤到胡歌身旁去,半个身子侧到胡歌那边,就在胡歌以为他会有下一步动作的时候,王凯只是拿起胡歌边上床头柜上的空调遥控器把温度调好了几度。

 

“这么凉,别感冒了,早点睡,明天不是猎场的发布会吗”

话声刚落,胡歌难得就放下了手边的书,拉了灯准备睡觉。

 

“王凯”躺下以后,胡歌去拉王凯的手“我很想你。”

 

王凯转过身来拥住胡歌,“歌歌,我也很想你,要不是你明天还要出席活动的话,你一定能感受更深。”借着角落里还有一个方便晚上起来的小灯的灯光,他亲了胡歌的眼角。

胡歌想王凯总是这样,看起来主动热情想要把主动权握在自己手中可是在遇到胡歌时事无巨细是总是先考虑到胡歌,就像他们都喜欢的一样,爱情并不是那种飞蛾扑火式明知会灭亡还是义无反顾自杀式的热烈,细水长流更打动人。

 

胡歌凑到王凯耳边,“王凯,我不仅很想你我还很爱你。”声音软软的。

“歌歌,你这么热情是在暗示我什么吗?”

“喂,热情难道还是暗示吗?”

“别闹。你明天还有活动呢。”王凯抓住在他身上游走的手,开始去亲吻胡歌。

“你明明知道活动在下午。”

 

 

 

当然,第二天活动虽然在下午,胡歌还是得起个大早,大家都说胡歌今天在猎场的发布会上状态不错,胡歌状态确实很不错,因为回家让人感觉很愉悦,呃,除开腰稍稍有点酸,毕竟王凯已经很克制了。

 

活动结束后胡歌收到王凯在工作间隙分享给他的某个微博话题,点开的界面是两个人的各种照片各种讨论,还有抱怨超话难养的,还有有要发糖的,还有互相安慰着去扒拉春晚的糖的。

 

胡歌想,发糖。

 

不知道在发布会上不小心又有点刻意说的那句“我爱的人”算不算。

 

胡歌很高兴。然后胡歌回了王凯一条微信。

 

 

只有一个图像。


王凯完工后拿过自己的手机点开微信看到置顶的那个人的对话框里像往常那样赫然有着一个猪头。


评论(17)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