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可下酒。

应该是我吧

【凯歌】心安是归处(一发完)

纯属虚构。很喜欢很喜欢他们两个而已。希望大家多多指正。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很喜欢。坑底躺平。


胡歌很爱王凯,这点胡歌最初认为大抵只有王凯自己不确定。

可是后来,胡歌倒是很确定另外一件事,很确定王凯也很爱自己。

大家都说胡歌是个近乎完美的的人。长辈媒体加诸给他的各种形容词,谦逊敬业,努力上进,是个不可多得的年轻人。对于粉丝来说,惊艳岁月是他,温柔时光还是他,仿佛天下已经找不出来一个比他更加出彩的人。

但是一切都让胡歌恐慌。他想成为演员,但不想成为明星,不想把自己的私生活曝光于大众的视野之下,这像扒光了他的衣服还让他坦坦荡荡的在街上游走一样,他做不到,那些或喜欢或欣赏或嫉妒或爱慕的目光又铸成了胡歌一层又一层的躯壳,金光闪闪,仿佛转眼他就被推上神人的位置。有时候也会感概原来别人眼中的胡歌是这样啊,是这么完美这么不可侵犯的啊。

哦。可是大多时候的胡歌还是会有点自卑。不是所谓的矫情,是胡歌越来越害怕那些目光。那些目光或许注视的的让人一见倾心的逍遥哥哥,注视的也许是让人心疼不能自已的江左梅郎,而这些故事里的人带来的光环带来的注视凭什么都让胡歌去承受呢?胡歌有时候幼稚的想,凭什么呢?后来胡歌明白有些时候,他也是分不清楚戏和现实的,比如他遇到王凯。

胡歌遇到王凯的时候,除了觉得这个演员气场很稳之外,也并无什么其他的心思。想着合作得好的话只是多了个好朋友,与老袁并无区别,但是胡歌没有在意,刚刚见面想着处好了就跟老袁一样,老袁那是怎样的情谊,那估计是世界上除了胡歌父母最了解胡歌的人。而面对初见的王凯,产生的这样的感觉被后来的胡歌归结为命运。嗯。对。集合万众宠爱于一身的胡歌是相信宿命论的。这倒不是说胡歌对袁弘有过什么不可告人的感觉,只是王凯这个人给他的第一感觉很舒服,除此之外,胡歌还觉得王凯长得很好看。

琅琊榜的拍摄进程对胡歌来说并不愉快。因为大段大段文绉绉的台词。虽然剧组的伙食很好吃的,尤其是红烧鸭,剧组的小孩挺好玩的,尤其是吴磊,剧组的导演挺爱演的,尤其是没有尤其是都爱演,剧组的演员都挺合拍的,尤其是······

尤其是王凯。

王凯跟胡歌很合拍,不仅是萧景琰和梅长苏的合拍,而是王凯和胡歌的合拍。两个人很能聊到一起去,三观很合。尤其是胡歌某天在拍戏间隙跟王凯聊天时听到王凯说等老了就开个农场喝喝咖啡放放羊时,胡歌觉得王凯可能没注意到,胡歌的眼睛当时很明亮,有点像胡歌晚上到王凯房间喝了点酒聊起梅长苏对萧景琰是无论是什么感情时都是萧景琰生命永远不可替代的深情,因为王凯看了他两秒钟就转身说要去抽支烟,仿佛想快点结束掉这场明明很愉快的谈话。胡歌有点生气,胡歌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生气,于是胡歌想还说什么好哥们儿,难道看不出来我对开农场这件事情感兴趣吗?对啊迷之契合的三观和未来迷之重叠的打算。但是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胡歌不知道那两秒钟里王凯想吻他。胡歌不知道王凯需要时间确认那些感情是属于萧景琰的还是属于王凯的。这很重要。

后来的一段时间,王凯和胡歌越来越合拍,戏拍的越来越顺畅,胡歌在剧组觉得越来越自由,包括出入某位王姓男演员的房间也越来越频繁,到后来胡歌甚至有了同组另外一个演员的房卡,王凯的房卡。

胡歌觉得琅琊榜剧组的胡歌跟在其他剧组的胡歌不大一样。顶着那张精致好看的脸和看人自带三分情的眼,还有一副好性格,走到哪里自然都是被宠着的,他总想着去回馈,因为他对于这些好有点不敢担当,所以那些好来的轻而易举,却使胡歌压抑无比。但是琅琊榜的工作人员好像都成了精,对他很好当自己家小孩似的护着但背不出来台词的手挨骂时候也毫不嘴软,对于胡歌来说,久不居家的他反而有了种归属感。尤其是在王凯的身上。他叫他凯哥。严肃时候叫他王凯。王凯很会照顾人,把胡歌那些莫名其妙的小心思照顾的面面俱到。比如胡歌说台词说到嘴里起泡,本来本着事事忍忍就过去的原则的胡歌台词说的很过关并没人发现也不打算广而告之的,却在晚上下戏后回到房间后没一会儿就收到某位王姓演员送来的桂林西瓜霜时感受到了有点痛。胡歌想这人今天明明也有很多戏哪里有时间去买的时候,对方却开口:

“之前胡苗就备下的。”

“哦哦。”

然后王凯就回了自己的房间,毕竟胡歌嘴里有泡,不适合对戏,不适合讲那些拗口的看似无情却饱含情意的句子。萧景琰一定会屈服在梅长苏一句软软糯糯无限情思的景琰里,同样王凯也是。景琰。景琰。王凯会有点占有欲想面前的这个人不管是梅长苏还是胡歌,都该是自己的。但是,面前的这个人是胡歌,是早早成名口碑人品戏品都没二话说的胡歌。
于是王凯回了自己房间。不找胡歌对戏。

胡歌想,难道自己没有常备药品吗?切切。
然后美滋滋的含了一颗西瓜霜进嘴里。王凯买的,哦不,王凯送的药仿佛味道都有点迷人。

后来剧组的故事大概就是梅长苏一点一点被萧景琰认出来,而胡歌一点一点被王凯爱上。
或者说萧景琰一点一点认出梅长苏,而王凯一点一点被胡歌爱上。
随便吧,反正都是爱情。

而这种表现形式表现在胡歌今天在王凯的剧本里放条小虫子,王凯“吓得”打翻了剧本,明天胡歌就骑着马去追着王凯满场的跑。胡歌玩得很高兴,王凯看着胡歌玩得很高兴。从一开始拘谨的对完剧本到后来直接睡在别人房间这种事情骨子里刻着疏离客气的胡歌觉得理所当然,因为胡歌觉得另外一位当事人表现的挺高兴的。当然也有时候喝了点红酒的胡歌就会有点感性,尤其喝多了点的时候。

“而他总是低眉浅笑,算计人心,他总是拥裘围炉,没有一丝鲜活之气。”
“凯哥,可是梅长苏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呀,难道梅长苏心里就不难过吗,梅长苏就真的一点都不想被景琰认出来吗,那些小动作难道没有一点意识吗,可是为什么景琰这么讨厌他,竟然当面嫌弃还不够吗,背后还说他坏话。”

胡歌明显有些醉了,显出一幅很失落的样子。

“十三年,换了一张脸而已,他认不出我,是不是拍完戏以后,他们都消失了。”
几秒的沉默。
“王凯,你也一会样消失的。”

“歌歌,你喝—”

胡歌吻了王凯。尽管分分钟被王凯反客为主。

那天晚上,胡歌回了自己的房间,胡歌实在不认为这种暧昧的气氛适合对台词,呃,好吧,虽然胡歌心里有点高兴,但胡歌不知道能说什么,难道去讹诈一个承诺吗。

胡歌打开房门后,王凯稍稍理了下思绪才恍然惊觉这小子要杀青了,但又觉得有点开心。那个万众瞩目的胡歌好像似乎真的可以属于自己。

后来琅琊榜王凯胡歌都杀青了,没有拍不完的戏,没有说不完的故事。

后来到了2015年。
后来到了2016年。
后来到了2017年。

胡歌去米兰看秀的时候发了一条关于别人的微博。看着那些杂七杂八乱七八糟的评论,然后掐着点打了个电话。
“我有点想你了,有点想回来。”
“这算是犯错后的撒娇吗,盒盒盒盒盒。”
“王凯。”
“想我了就回家呀,歌歌。”

挂了电话后不久王凯看到胡歌的朋友圈发了一张猫的图片,配了五个字,王凯笑笑,轻声地念出来,心安是归处。


评论(14)

热度(39)